吾撑撑

间歇抑郁的大笑姑婆,看到镜头一秒变僵尸的自拍狂魔,人称名媛交际花的自闭儿童,活成一个大写的人格劈叉。

半夜驚醒,

此刻的你在做什麼?


我在想那個光線昏暗的小房間里,

奶奶那骨瘦如柴的,

脆弱得不堪一擊的身體,

踡縮在一張小小的床上,

......

不忍心再多用語言去描述,

那一種仿佛可以嗅到死亡氣息的,

衰老。


前天去叔叔家裡看望奶奶,

她已經認不太清我是誰。

只是含糊地說著,

好好學習,好好讀書......

我知道她是清醒的,

可我多希望她能迷糊一點啊。

經歷了一輩子的苦痛掙扎,

到最後,

臥在病榻上,

看到的全是子弟們的張牙舞爪。

撕破臉皮的青面獠牙,

全為利益二字。

她一定很痛苦吧。


想起八年前在餐桌上,

帶著笑臉猝然離世的外公,

大家都說,

那樣的結局全因為他的好修行。


晚年全素,一心侍佛的奶奶,

在佛前虔誠

起床之后头昏脑涨,

忽然好想自己煮个牛奶麦片,

翻箱倒柜却找不着奶粉。

最后在书架上找到英语节时几个新加坡国大的学生送的咖啡,

一直没舍得喝啊。

然后,然后我就,我就......煮了咖啡麦片。

不要问我好不好喝,

有兴趣可以试试...


结束两天一夜的潮州行,

回到宿舍已是昨天夜里的十二点。


觉得很神奇,

不过是假期里wechat上一句无心的话,

“有空去潮州找你玩”

大酱却比谁都认真。

三天两头地问什么时候去。

于是一行人背上吉他,说走就走。


(多幸运,每去到一个地方总有帮我的人出现,

所以你要感恩啊。

日本一个月在师兄身边学到的东西,之一。...

©吾撑撑 | Powered by LOFTER